种业老大孟山都如何搅动全球农资市场
2015-09-10 18:38:55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美国当地时间8月26日,在第三个收购方案被先正达董事会明确拒绝之后,孟山都宣布,放弃对瑞士先正达公司的收购。由此,孟山都的竞争对手们避免了一个巨无霸公司的产生。这几月来波谲云诡、暗流涌动的世界农化和种子市场,暂时平歇,保持原有格局。这是一场全球种业老大对全球植保(即农药)老大的收购,首先遭到先正达的激烈反对。先正达管理层和孟山都
 

美国当地时间826日,在第三个收购方案被先正达董事会明确拒绝之后,孟山都宣布,放弃对瑞士先正达公司的收购。由此,孟山都的竞争对手们避免了一个巨无霸公司的产生。这几月来波谲云诡、暗流涌动的世界农化和种子市场,暂时平歇,保持原有格局。

这是一场全球种业老大对全球植保(即农药)老大的收购,首先遭到先正达的激烈反对。先正达管理层和孟山都同时对先正达的股东展开了一场游说战。“我们非常坚定地奉行独立自主的发展策略。”先正达首席运营官Davor Pisk向财新记者表示。

其他巨头也随即行动,应对孟山都的“搅局”。路透社曾报道,另一家巨头巴斯夫也欲收购先正达。不过,巴斯夫最愿意看到的是保持现状。由于孟山都拟将先正达的种子业务分割出去,以降低反垄断审批风险,市场传言,陶氏等巨头有意购买。财新记者从多个业内渠道获悉,中国亦有企业对此表现出兴趣。

种子与农化业务协同发展,是国际种业和农化巨头们采取的重要策略。孟山都即同时出售农达除草剂(主要成分为草甘膦)以及抗草甘膦的转基因种子。随着市场发展和服务深化,能否为农民提供精细的一体化种植解决方案,越来越成为竞争力关键所在。

然而,孟山都的农药产品线十分单一。先正达是世界农药市场老大,产品丰富,市场份额高达20%。收购先正达显然是孟山都最好的选择。孟山都管理层多次强调,这样的协同组合,将给两家公司股东以及农民都带来巨大利益。 但最终,先正达宣布,董事会一致拒绝了孟山都818日送上的第三个方案。孟山都将报价从每股449瑞郎提至470瑞郎,并愿意为交易失败支付30亿美元反向“分手费”。

这并不能让先正达满意。“在和孟山都的持续沟通中,我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在估值上双方有不可跨越的鸿沟。并购执行中的反垄断风险一直没有被充分评估。”Davor Pisk告诉财新记者。

孟山都拒绝向财新记者就此事做更多评论。

收购战

孟山都已留意先正达多年。2014年,孟山都便接触过先正达。今年4月,孟山都向先正达董事会正式提出收购建议。

但这并不是一场情投意合的谈判。从先正达披露的双方信件往来看,先正达的主要管理层一开始就强烈反对。66日,孟山都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Hugh Grant在送上改进后的第二版方案时,直接表示了他对谈判进度的失望。

尽管在前一天的会面中,先正达董事长Michel Demaré以及首席执行官Mike Mack已经明确拒绝了孟山都的收购意向,“先正达不寻求也不欢迎并购”。418日,Hugh Grant还是向先正达董事会提出收购建议,报价每股449瑞郎,按其2014年末总股数计算,总价超过430亿美元,较当时的先正达股票市值溢价31%左右。其中45%以现金支付,55%以股票支付。收购完成后,先正达股东将持有新公司30%股份。孟山都并提出,新公司将在英国注册。

孟山都认为,并购不仅能使先正达的股东立刻获得增值收益,还使他们能够分享并购带来的价值提升。并且,并购有助于促进实施先正达正在内部推进的种子、农化一体化战略。

Hugh Grant4月底收到先正达一封言辞坚决的回绝信。先正达主席以及CEO几乎对孟山都的建议做了全盘否定,也不认可孟山都描绘的“美好前景”,称孟山都的方案首先强迫先正达将自己的种子和植保业务分割开来,也没有告知如何以及依靠什么能力,将两家公司剩余的业务重新整合。

但孟山都并不打算放弃。66日,Hugh Grant再次给先正达董事会寄去修改过的第二版方案,称其特别考虑了先正达管理层“最担心的反垄断问题”。Hugh Grant称,在几次讨论中,先正达的外部反垄断团队并没有提出任何站得住的理论,而根据孟山都专家团队评估,在剥离种子业务后,其对并购通过监管批准非常有信心。“如果交易失败,我们愿意支付20亿美元的分手费。”Hugh Grant在建议中称。

第二版方案,被Michel Demaré和Mike Mack评价为几乎是第一版的重复。他们始终认为,孟山都低估了先正达的价值,并且没有对监管风险做出充分考量,监管部门很有可能因考量合并后的新公司,将在整体农业投入品市场中占主导地位而否决这项收购。

根据有关统计,即便不计入先正达的种子业务,合并后的新公司仍将占据全球种子和农药市场约30%的份额。68日,先正达再次拒绝孟山都的收购建议。

虽然先正达董事会拒绝了两次收购,但斗争非常激烈。Hugh Grant声称,从反馈来看,并购得到两个公司股东的广泛支持。

孟山都依旧没有死心。818日,孟山都向先正达提出了第三个方案,将现金部分出价提至每股245瑞郎,按当时孟山都的股票价和汇率计算,每股总出价至470瑞郎,“分手费”提至30亿美元。但这一报价较此前一些分析人士的预期要低。在遭到先正达第三次拒绝后,孟山都终于表态,“放弃收购先正达后,孟山都公司将继续专注于发展自身核心业务以寻求新的增长机会,引领下一个农业革新浪潮。”

一位接近先正达的人士表示,理念不同,也是先正达不愿意被孟山都收购的重要因素。

对于是否将寻找新的收购目标,孟山都亦不愿向财新记者做出回应。

与巨头共舞

孟山都收购失败,先正达的管理层则成功拒绝了一项对部分股东来说颇有吸引力的并购。两家公司的管理层都感受到压力,须向股东兑现承诺。

孟山都表示,公司将在自身现有的作物保护产品组合基础上,以业界领先的育种技术、生物技术、数据科学,以及新一代的生物制剂和综合解决方案为核心,推进一个全方位的整合战略。

Davor Pisk不愿意多谈先正达股东间存在的意见分歧,仅表示,现在对管理层而言,更重要的是向股东证明先正达自己能够创造的价值。

但即便收购失败,两家公司对中国种业和农化企业而言,已是“巨无霸”。过去几十年,世界种业和农化市场已经经历了从分散到集中的行业整合。“现在行业集中度非常高。数量很少的一拨公司占据了三分之二的市场份额。”Davor Pisk告诉财新记者。

中国是世界上第二大种业市场。然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副研究员伍振军表示,中国种业企业前十强的销售额只有110亿元左右,仅为孟山都的十分之一,而规模化发展是种业发展的关键。仅从育种上看,优良品种选育是小概率事件,测试规模足够大,优良品种选育才能成为必然性事件。2014财年,孟山都种子和性状业务销售额为107.4亿美元,农药销售额51.2亿美元。先正达农药销售额达113.8亿美元,另实现种子业务销售额31.6亿美元。

科研投入差距也巨大。财新记者2014年探访美国孟山都总部时了解到,孟山都将年收入的10%投入科研,2013年研发资金达16亿美元。中国农业部副部长余欣荣去年曾披露,中国十强种子企业年研发投入总计近6亿元。如此,总计还不到孟山都的十分之一。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由于种业规模效应以及巨头们追求一体化解决方案,虽然此次孟山都收购先正达失败,但仍然可能刺激市场,引发新一轮收购潮。中国企业仍处于缺乏自主创新、相互模仿、打价格战等低水平竞争状态,“希望这次收购会惊醒国内种业企业。”伍振军向财新记者说。

财新记者从业内了解到,当孟山都表示拟将先正达的种子业务分割出售后,有中国企业也流露出兴趣,尽管国内相关机构内部亦存在不同意见。Davor Pisk向财新记者强调了先正达独立发展的意愿。他表示,他们意识到中国增强相关领域实力的愿望,其中的一些公司有全球野心。先正达欢迎科研、发明、新技术等方面的竞争,乐见中国公司继续扩张和投资。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印度水稻种植近况
下一篇:孟山都:为什么要改善农业?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qq telcode back_top